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未解之谜

神秘的巫术还是科学的运用?海地僵尸复活之谜

2016年11月03日 08:01:59288
  在许多的民间传说里面都有出现过关于僵尸的传闻,甚至是在公元前就已有记载,但是这种仿佛只存在于传说当中的生物,几乎没有人真的亲眼见过,然而在海地却发生了这么一起离奇的僵尸事件。
  僵尸在海地故事和民间传说中很常见。海地文化研究人员讲述了数不胜数的Bokor(也就是伏都教巫师)让人起死回生的传说。这些僵尸是没有思想的奴隶。他们没有自我意识,除非吃了盐,否则也不是特别危险,因为盐能使其恢复知觉。这些故事广为流传,与都市传奇一样让听者感到恐惧,尽管不大可能但似乎很可信。
  即使在记录了无数故事和传闻之后,研究人员仍然没有找到实质证据来解释或证实这种现象。通常,在所谓的僵尸在真正死亡之前,很少或根本没有接受任何治疗。研究人员也难以排除弄错身份和欺骗的可能。
  然而1980年,在海地乡村出现了一个人。他说自己名叫Clairvius Narcisse,1962年5月2日死于海地Deschapelles的Albert Schweitzer医院。Narcisse描述自己被推定死亡时还有知觉,只是动弹不得,他甚至看到医生拿床单盖住自己的脸。Narcisse称一位Bokor救活了他,使他成了僵尸。
神秘的巫术还是科学的运用?海地僵尸复活之谜 未解之谜
  Narcisse死于1962年5月2日,他是因病去世的。而且医院给出的死亡证明书上也写得清清楚楚,他的名字、死因、死的时间,当地的Albert Schweitzer医院也对他的死亡留了档案存底。因此科学家认为他可能成为海地僵尸的证据。对于自己家庭和儿时的问题,即使是其亲密朋友也不知道的,Narcisse也能对答如流。最后,他的家人和很多外界观察人员都认为,他是复活的僵尸。
  最神奇的事是,就在18年后的1980年,Narcisse的妹妹竟然在外面发现他哥哥的身影,而且他哥哥还非常正常的在路上走着,本来她以为她看花眼了,但是定睛一看,没错,他哥哥Narcisse头上被榔头敲到的伤疤都还在。这可把他妹妹给吓坏了。后来验证他死亡的验尸官也表示:“当时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把我吓坏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Narcisse告诉记者:“当时在医生公布他死亡消息的时候,我还有知觉,我听到了医生所说的一切,但是我没办法操纵自己的身体,后来一个巫师救了我,从此之后我变成了你们口中所说的海地僵尸,为了报答巫师,我去甘蔗园做了几年奴隶来还债。”
  而这起海地僵尸离奇复活的事件,也让当地的一些植物学家、人类学家和科学家介入了研究,因为他们相信海地僵尸绝对不是一起偶然事件,一定有起源和资料。
  Narcisse成为僵尸计划的推动力,这个计划是1982年到1984年之间在海地进行的一项僵尸起源研究。在此期间,民族植物学家和人类学家维德·戴维斯博士游历了海地的各个地方,希望找出海地僵尸出现的原因。
  相传,海地的巫医会拥有一种能力可以帮助分离灵魂,形成我们口中所说的海地僵尸,海地僵尸没有灵魂支配,但是其躯壳是处于正常状态,会饥饿、会困乏,但是就是没有了喜怒哀乐。加拿大民族植物学家韦德戴维斯意外的发现巫医的药房中含有一种或多种河豚,河豚的毒素的确可以造成麻痹或者死亡,这样看用量的多与少,据介绍,中毒者在死前的确是会有知觉,但是身体无法做出回应。这一发现似乎让海地僵尸事件显得更加的明朗了!
  河豚的使用激起了戴维斯的兴趣。河豚毒素可导致麻痹和死亡,中毒者一般直到死亡前夕都还有知觉。麻痹使他们无法对刺激做出反应,这与Narcisse对自己死亡情形的描述非常相像。医生也曾记录过这样的病例:摄取河豚毒素的人看似死亡,但最后却完全康复。
  戴维斯的推论是,这种药剂局部使用后会刺激受害人的皮肤并使皮肤产生破口。然后,河豚毒素就可以进入血液,麻痹受害人并使其看似死亡。家人将其埋葬之后,Bokor再将其从坟墓中挖出。如果一切顺利,毒药效力消退后,受害人就会相信自己是具僵尸。
  尽管戴维斯的理论很有价值,但是还有一些漏洞。接下来,我们将介绍围绕戴维斯的研究有哪些争论。
  河豚在日本是一道佳肴,称为 Fugu。一般在合格厨师制作后生食,其中包含的河豚毒素量只会带来麻刺感和眩晕。如果厨师在处理Fugu时出错,可致人死亡。
  但是如果有人食用了有毒的Fugu并恢复过来,则他们是中毒受害者,而不是僵尸。戴维斯的理论是:从药效中恢复过来后,是文化和信仰导致一些海地人认为他们自己是僵尸。一些Bokor也有描述:用于喂食僵尸的糊浆中包含了在当地称为“僵尸黄瓜”的曼陀罗,它在美国叫做Jimson Weed。曼陀罗可引起发烧、幻觉和健忘,使受害人更容易相信自己真的发生了变化。
  乍一看,戴维斯的研究似乎很有价值。河豚毒素确实能导致麻痹和死亡,并且研究人员有案例记载,有人曾从几近致命的河豚毒素中毒中恢复过来。戴维斯将一些样本带回美国,在老鼠和恒河猴剃光毛发的皮肤上进行实验,效果极佳。这些动物都会昏睡,继而不能移动,但最终都完全康复。
  但其他研究人员提出了质疑,不仅针对戴维斯研究的合理性,还有他从海地所带回样本的实际成分。科学家们质疑戴维斯的道德观,因为他收集药剂成分时,亵渎了坟墓,质疑最初的药剂实验是否科学或是否在控制下进行,以及是否在接受测试的药剂中添加了其他物质,宣称药剂样本中只包含很少河豚毒素,甚至没有河豚毒素。
  很多人将戴维斯的工作视为对海地僵尸现象唯一可能的解释,还有一些人则认为其不科学或甚至具有欺骗性而嗤之以鼻。这起真实发生过的海地僵尸事件给人们留下了不少的谜团,这些谜团也许有一天能够在科技的发展之下得到合理的解释。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