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好文

老子就是想当潘金莲

2016年10月09日 11:35:40181

老子就是想当潘金莲 好文

1

以前别人给我介绍了一对象,家庭相当不错,父亲是处级干部,家里有几套房子,他父亲当时放言,只要我愿意嫁过去,他把一套房子的产权归在我的名下。当然,他家里好几套房子也不在乎这一套半套的。

我说,那我以后保不齐是潘金莲。

因为嫁给那样的男人,我真的无法下咽,嘴角有一颗豆大的痣,像毛泽东那样的痣,但也没有毛泽东那样的谁主沉浮的气质,他爸爸到是有,但我也不能跨界啊。说话总是不利索,一句话中间还老有标点符号。人锉还总想去登山,再登海拔还是死的。

最要命的是笑起来,有一排的黄牙,牙龈还老出血。他爸爸说你看他的牙齿的时候,就想着那是一排的房子。

可几次三番,他要亲我的时候,我都觉得我是在跟一砖亲嘴,要了老命,回绝了他。

他爸爸感到十分的惋惜,说可惜了我这个女人不能嫁入他们家当媳妇。

他们家兄弟俩,他爸爸说,老二不行,老大看看行不。我说,如果嫁给老大,我就是当今的马蓉,反正我指定嫁给其中任何一个,我都祸国殃民,在历史上会狠狠的留下一笔什么,以儆效尤后世。

老大长的是四方脸,整个脸像个锅盖,如果跟他亲嘴,真的我还得事先定位,脸大嘴小很难找。不过他工作好,他爸爸早早的就给他在政府部门找到了好工作,每个月喝喝菊花茶就能月入上万,还能伺机在办公室里调戏一下新来的小姑娘。

但我最不看好的不是他的嘴,亲嘴这问题,总是能不亲就进入下个环节了,可问题是他体重180斤,身高一米7,整个一方人,万一压得我不孕不育,我可担待不起我自个。

拒绝两个人后,他父亲真的唏嘘了好多年,可惜了我这颗好苗子不知道要被谁糟蹋了。

其实,他父亲不知道,如果我嫁给他儿子,我真的是潘金莲的苗子,苗红根正。

2

他父亲一定要跟我父母保持联络,这些年跟我父亲常常电话联系去跳舞,去喝茶,去玩。

国庆放假,他来我家小座片刻,他父亲跟我父亲说,老大闹离婚,老二已经离婚了。我父亲作出小岳岳的举动:我的天呐,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惨啊。

老二结婚不久,孩子都一岁了,媳妇在外面偷人,最可气的是,她知道我们全家人都知晓她偷人后,让熟人把老二叫走,把家里的家具搬了个空,把账户上的二十几万都转移到自己名下。谁知道他们小两口,可能偷人的时候,就哄的老二把钱过户到她名下了。

现在整个小区都知道他家媳妇干出了这些见不得的事情,整个小区的人都在责骂这个女人。而且好多老大妈扬言“见到这个女人,一定会唾骂她,撕她”,有的老大妈听着不服气,还准备了硫酸。

他家妈妈,我是了解的,有极高的掌控欲,去年,我去她家走亲戚,她拉着我的手唠嗑,提到她家里儿媳妇,她说:儿媳妇是丧门星,是败家女,不旺夫,整天就知道淘宝。

我说:现代年轻人都喜欢淘宝。

她说:嫁到她们家,就得看她脸色淘宝,她儿子在外面赚钱也是不容易。

我暗喜,亏是当年没有嫁入她们家。她二儿媳妇可能也是被逼无奈走到今天。

知道这件事后我跟老公开玩笑:二十万睡了两年,是女人赔了。当年,一套房子的价格,我都没有让他亲我一口,每次他的嘴压过来的时候,我都感觉是一百万只苍蝇等我临幸。你想那个女人这些年吃了多少苍蝇啊。

老大的故事,就更可笑了,是因为他儿子丑,媳妇就啥事都不做,包括内衣内裤都是他儿子洗,孩子拉屎撒尿都是他儿子包干,还是有体面工作的人,凭啥叫他儿子干。

老大的妈妈就看不惯了,婆媳大战每天在上演。有一次,吃的是饺子,媳妇就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还不时的笑,连擀皮都不会,做好了饺子,她叫老大给她端过去,还嫌弃老大身材太粗挡住了她看陆毅。

嘴里还啧啧的说:陆毅现在怎么那么好看啊,有味道,有男人味,你说说你,有陆毅的小拇指好看该多好啊。

这个时候老大妈妈已经白了那媳妇一眼,媳妇不识趣的还在说:你瞧陆毅演的《胭脂》多坏啊,那小眼神,那小动作,那小语气。

这个时候,媳妇上前就把丈夫推开,我在看电视,你瞎啊,挡着我了。

媳妇指着陆毅重复那些话:

不过女人到底是女人,日子久了就任由感情泛滥萌芽,至今日造成伤心的局面。女人都痴心妄想,总会坐大,无论开头是一夜之欢,或是同居,或是逢场作戏,到最后老是希望进一步成为白头偕老,很少有真正潇洒的女人,她们总是企图从男人身上刮下一些什么。

然后气不打一处来,说到:我能从你身上刮下什么,除了油脂还是油脂。

老大妈妈不乐意了,上来就把饺子碗筷给摔地上了:你嫁到我们家,有吃有喝,不干活,跟个姑奶奶似的,我儿子我都舍不得呼来换去,你成天说我儿子不如电视剧里的男人帅,有本事,你找陆毅去啊,陆毅要你么。

媳妇就开骂:不就是以前当官赚了几个钱,现在不是打腐败,也没有赚到什么钱了,有什么可牛的。

家里乱成一锅粥。

最后,他父亲领导似的总结性的跟我父亲讲:要是当时娶了你家闺女,现在日子也不会过成这求样。

客人走后,我开玩笑的跟父亲说:对方是武大郎,我就是潘金莲,对方是徐志摩,我就是林徽因,一切取决与你男人是谁。


3

金星说过一些很现实的话:有人把出轨的女人比作现代版潘金莲。我想说,求求你们不要侮辱潘金莲好吗?

潘金莲那是没办法,被卖给了武大郎。

没有下嫁,就没有伤害。

潘金莲要是嫁给了武二郎,大抵不会出轨,不但不出轨,还每天娇滴滴地想着怎么伺候自己的如意郎君。

姑娘们,不要嫁给配不上自己的人,害人又害己。

快乐幸福,都是一种感觉,而不光是你开什么车,住什么房,买什么包。当你的物质得到满足之后,精神必然有所诉求,那个时候,就是你开始寻找平衡的时刻。

金星说:我认识一个姐姐,她曾经有很要好的男朋友,但是这男人没什么钱。现在是一个有钱人在追求他,但这人长得很丑。

她说她每次和那人拥抱的时候,都会生理性的犯恶心。每每此时,她就开始拼命的想这个男人身体以外的东西:他的别墅,他的豪车,他银行的存款,他带她出去的各种派头,他给她买的各种名牌奢侈品。

4

世上没有潘金莲,有了武大郎,才有了潘金莲。

可被人世人唾弃的是潘金莲,武大郎就没有错么,他当年就不该答应这门婚事,他从女人身上刮下了春色,女人从他身上刮了什么?

一位作家说:女人天生爱财,因为她们要哺育后代,导致她们天生爱财。

女人是爱财的,男人是爱色的,可男人爱色得到了女人的原谅,女人爱财却被世人诟病。

前几天,被朋友圈关注的刘斌离婚了,比他小18岁的妻子提前转移了他的财产。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出来骂这个女人,甚至网上纷纷都开撕这个女人,还有人诅咒她,一时间这个女人被吊到了风口浪尖上。

关于女人离婚后转移财产好像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天理不容的事情,男人转移了财产,那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属于正当防卫。

最近,被刷屏的一个视频,“离婚后男人的回答,震惊你”。

记者采访了好多男人,离婚后,你要房子还是要孩子。

奇葩的回答如下:

当然是要房子了,离婚后,还能跟别的女人生猴子,但能跟别的女人生房子么。

离婚后,当然是房子了,房价多高啊,孩子才多少钱。

离婚后,当然是要房子了,2000千多万一套房子,孩子呢?

离婚后,当然是要房子了,房子让你不流离失所,孩子能么 。

离婚后,当然是要房子了,不要孩子,孩子是累赘,肯定要房子了。

让我们听听女人的回答:

当然是孩子了,孩子是活的,房子是死的。

当然是孩子了,房子有什么价值,孩子的价值是无穷的。

当然是孩子了,孩子能给你带来的快乐,房子不能。

当然是要孩子了,穷死了,也要跟孩子一起穷。

当然是要孩子了,孩子是无价的,房子是有价的。

5

不把孩子当人看,把房子当“人”看,这个时刻,你该撕,你却一笑了之。在女人正当的转移财产的情况下,却被世人撕得面目全非。

中国,一旦被男人逮住是女人出轨,都是净身出户,而且被男人撕的面目全非。一旦男人出轨,那是有压力,需要女人的身子来排忧,是正常排精。

如果一个男人为了前途找了一家家庭不错,女人长相奇丑的,婚后肯定也会出轨,毫无疑问,最后甩掉这个女人也是必然的事情,可那个时候,世人都会说,这个男人好有手腕。如果是女人这样,世人都会说:不要脸,潘金莲!

亚当说:男人跟女人的审美都是一样的。原始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到了现代,男人不干了。

是的,《胭脂》里,陆毅说的话很了解女人的心:女人总是试图从男人身上刮下什么。

没有什么可刮的,凭啥不做潘金莲。

来源:毒舌女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