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未解之谜

古老城市离奇毁灭 “死丘事件”背后未解之谜

2016年09月23日 08:43:30135
  在印度,有这么一个古老的遗址,城中的废墟中遍布骷髅,故而被人们称为“死丘”。这个位于印度河中央岛屿的远古城市的居民几乎在同一个时刻内全部死去,古老的摩亨佐·达罗城在某一刻也随之突然毁灭,究竟是怎样的一场自然灾害造成的这个结果,“死丘事件”的背后又有怎样的未解之谜,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古老城市离奇毁灭 “死丘事件”背后未解之谜 未解之谜
  “死丘”即印度历史上的“摩亨佐达罗”遗址。在印度语中即是“死亡谷地”的意思。在这里,考察人员找到了此地发生过多次猛烈爆炸的证据。爆炸中心1 平方千米半径内所有的建筑物都成了粉末。距中心较远处,发现了许多人骨架。从骨架摆放的姿势可以看出,死亡的灾难是突然降临的,人们对此毫无察觉。这些骨骼中都奇怪地含有足以与广岛、长崎核袭击死难者相当的辐射线含量。不仅如此,研究者们还惊奇地发现:这座古城焚烧后的瓦砾场,看上去极像原子弹爆炸后的广岛和长崎,地面上还残留着遭受冲击波和核辐射的痕迹。其中原因,至今争论不休。
  1922年,印度考古学家巴那耳季,在印度河的一个小岛屿上发现了一片古代废墟。从遗迹上看,这里原来是座城市,好像在3500年前的某一天突然毁灭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多年来人们对此一直迷惑不解,所以就给这座城市起了一个奇怪的名字:摩亨佐达罗,意思是“死丘”。
  这座城市是怎么毁灭的?科学家经过了大量的实地考察,提出了洪灾、瘟疫和外族入侵几种可能。另外,英国科学家杰汶波尔和意大利科学家温琴季还提出一个惊人的假说:摩亨佐达罗城遭受了核弹袭击!
  他们认为,虽然城市建在一条有充足水源的河流岛上,却没有发现任何洪水灾害的痕迹。相反,种种迹象却表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大规模的火灾。
  两位学者分析了许多细节性的问题,尤其是废墟中大量烧熔的粘土和矿物碎片。在罗马大学和意大利国立研究会实验室进行的实验表明:它们被烧熔的温度高达 14000℃- 15000℃。在当时的生产力条件下,这么高的温度只可能在冶炼作坊的锻造炉内形成,而大量存在的烧熔粘土和矿物碎片是绝不可能在少数的锻造炉中形成的。
  在摩亨佐达罗城还发现了不少爆炸的痕迹,他们找到了一个爆炸中心,中心地区的建筑物都夷为了平地。由这个中心向外,距离越远的地方毁坏程度就越小,而在最边缘的地区建筑物几乎完好无损。这和原子弹爆炸后的景象十分相似。
  另外,在印度古代梵语叙事诗《摩呵婆罗多》中有一段关于战争的描写:“好像自然的威力一下子迸发了出来。太阳在旋转。武器的热焰使得大地熊熊燃烧。大象被火烧得狂奔,想躲避这可怕的灾难。河水沸腾,百兽死去,敌人一片片倒下,尸体狼藉。马和战车都被烧毁了,整个战场一片大火劫后的景象。海面上死一般的沉寂,起风了,大地亮了起来。这真是一幅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死者的尸体被可怕的大火烧得肢体不全,不复成形。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或听说过这样一种武器。”这可怕的场面使很多人把这种武器同核弹联系在一起。一些人甚至认为,摩亨佐达罗是被外星人摧毁的。
  但是,科学家目前最认同的理论,是闪电毁灭论。很多科学家认为,是神秘的黑闪电毁掉了摩亨佐达罗。黑闪电是由罕见的球状闪电演变成的。一般情况下,它们体积小,亮度极低,像一团黑雾,但蕴涵着巨大的能量,还不怕一般的避雷设施。当它们聚集起来后,就能发出毒气,而且特别容易发生爆炸。只要有一个黑闪电爆炸,就能引起连环爆炸,在瞬间产生15000摄氏度的高温。这种爆炸造成的破坏和摩亨佐达罗城的受损状况类似,而且摩亨佐达罗出土文物显示它们就曾受过14000摄氏度-16000摄氏度的高温。所以,真相可能是这样一来的:大气了形成黑色闪电,同时也产生出大量的有毒物质毒化空气。古城的居民先是被这种有毒空气折磨了一阵,接着黑闪电发生了猛烈的爆炸,产生高温足足能把石块熔化。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到达地面时,把城市毁灭了。
  遗址北侧的博物馆内陈列着考古发掘。出土的石头砝码、金银、玛瑙等勾勒出当时的社会状况。土陶上的红色图案,印章上的牛、象和鳄鱼等图案及各种泥塑陶俑,如一部原始纪录片,传递出先民的生活状态。所有文物中,青铜舞女和石雕男子最具代表性。舞女佩戴着夸张的项链和手链,叉腰翘首,睥睨四方。石雕男子面蓄胡须,左肩斜搭绣花长袍,表情平静得令人难以琢磨。两个人物一动一静,形成强烈反差。
  博物馆有幅描述当年城市的图画。尽管有些夸张,却反映出当时社会的繁华:城内人头攒动,城外土窑冒着青烟,印度河上舟楫穿梭。若把想像扩展一下,画上还应有城外的大片耕地,种植着大麦、棉花和豆类等。而如今这片土地盐碱化严重,到处生长着名叫柽柳的灌木。
  印度河上游的哈拉帕有座与“死丘”同时代的古城,两座古城统称哈拉帕文明。文明轴心是蜿蜒的印度河。河水带来肥沃土地和丰富水源,繁衍出繁华的城市。从“死丘”向东步行两公里,我看到了这条南亚文明史上地位重要的河流。玄奘取经回国曾渡过这条河。据说当时风大浪急,他在河中遗失了不少佛经和奇异花种,成了一路的遗憾。眼前的印度河平静如镜,河水浑黄,一条小舟横在水面,如同千年雕塑。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