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好文

大人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2016年09月18日 08:00:09190

大人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好文

文 | 陆JJ

[ 1 ]

当年读大一,系部搞文艺晚会,没钱,想找外面公司拉一笔赞助。我也是初生牛犊,脑子一热,便答应接下这活儿。

拉过赞助的人可能知道,这活儿就是一靠嘴皮子的巧劲,二靠脸皮子的厚度。嘴皮子够巧,才能把人说得服帖,心甘情愿掏钱给你办活动。脸皮子够厚,才能在被拒时依然嬉皮笑脸,金刚不坏。
我最终找到了一家英语培训机构,他们的合伙人愿意跟我谈谈。商谈那天,我问室友借了根条纹领带,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就这样去了。

开始之前,在网上搜了搜商务礼仪,还把动作与说辞排演了很多遍。直到保证每一个微笑都得体,每一个举手投足都让人满意之后,才敢走进那家公司。
最终,合伙人答应出钱赞助。但事后他对我说了一句话:
“你全程太紧绷了,流于程式和表面,让人反感。就像搞传销的有安利腔,卖房产的有销售腔。有时候故作老道,会产生相反的效果。不是你的讲话说服了我,而是那片大学市场的蛋糕足够吸引人,希望你明白。”听完他的话,我仍旧微笑感谢,心底早已渗出凉意。

那天特别背,从公司出来,刚充完钱的交通卡遗失了。正好我妈来电话,问我在哪,我说在中山公园。她说正好,那儿有家新开的本帮菜不错,去尝尝。
到了餐厅,我解开领带,脱下西装,像蜕了层皮似的。我俩一边点菜,一边扯淡。聊到开心处,笑个不停。妈问我要不要炸猪排,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辣酱油配炸猪排简直是绝世美味!
想到这里,儿时的记忆又回来了。

就这样,我吧唧着嘴,笑嘻嘻地吃着猪排,仿佛十年前的小屁孩。满嘴的油腻。

经过那件事后,我对自己在不同场合时的表现都格外敏感。我很清楚地知道,将来我出入不同的社会场所,会扮演不同的角色。也许那个不是我最愿意的角色,但一定是大环境使我不得不成为的那个。

同时我也清楚,不管我在社会上活成什么样子,社会把我打磨成什么样子,在亲密的人面前,我始终都是那个没长大的,爱吃炸猪排的孩子。


[ 2 ]

公司有位网红入驻,做顾问。三十多岁,来头不小,经常上电视,当嘉宾。
据我了解,她的月收入至少是十万+,但代价是全年无休,到处飞,疲累成疾。

这人最大的特点是精明强干,雷厉风行,如刀片般锋利。我给她做助理那段日子,苦不堪言。整天帮她排行程,联络活动主办方。

她风格有点像谁呢,略像《穿普拉达的女王》里那女主编米兰达。(当然,颜值比人家低)有一次把她从酒店接出来,开车去活动会场,路上听见她和她妈打电话。

“嗯嗯,今天吃得很好,蔬菜吃过了,橙子也吃过了。你别担心我吃的了,自己在家也做点好的吃,不行去楼下馆子买炒菜,别嫌贵。”
在我和她接触的这几天里,还没听过她发出这么软糯的声音。“哎哎我知道啦,跟你说不用担心的,这边人都对我很好。嗯,你晚上早点睡觉,觉得睡不着的话睡前喝点热牛奶,或者红酒。”
她通完电话后,长舒了一口气,拿出化妆包补妆。电话是一种特殊媒介,用声音连接两个亲密的人。在电视屏幕上,在舞台上,在嘉宾席上,她是拥有一串头衔的人,光芒万丈。

但在母亲面前,又回归柔软的模样。甚至连吃过蔬菜、橙子都得报告一下,让人觉得还有一些可爱。
她奋斗了很多年,才达到今天的高度。从舞蹈学院毕业,签了一家娱乐经纪公司,之后被公司单方面解约。经历了黑暗的抑郁期,从深渊里爬出,开始研究直播市场,之后成为直播大军的一员,现在有几十万的粉丝。

听到她和母亲的通话,我猜想:她小时候可能是一个不好好吃饭的人,也不懂荤素搭配,不爱吃水果,所以她母亲才会多唠叨几句。


[ 3 ]
杨绛曾在《我们仨》里记下丈夫钱钟书与女儿阿圆日常玩闹的情景:
已经是晚饭以后。他们父女两个玩得正酣。钟书怪可怜地大声求救:“娘,娘,阿圆欺我!”
阿圆理直气壮地喊:“Mummy娘!爸爸做坏事!当场拿获!”

这是《走上古驿道》那一部的开头,初读之下觉得他们家实在有趣,几遍回读后,才越发觉得心酸。这是此书少有的快乐情景,只在至亲之人面前才有。
这快乐也着实不简单。

钱钟书当时八十岁,女儿钱瑗当时已经五十七岁。你看,他们也真的是小孩子呀。


[ 4 ]

在论坛上看过一个帖子,题目是《怎样才算是真正的成熟?》。
众人给出的答案很多,比如:
懂得时间管理,有固定兴趣;
能够控制情绪;
有能力发现问题并及时解决问题;
沉稳、处变不惊... ...

从道和术的角度来说,以上所有给出的,都是“术”的层面,即具体实现的手段与方法,他们各有各的道理。
但我想真正的成熟并非是天平的一端,而是天平的两极。成熟里包裹着恰到好处的幼稚,包裹着不受污染的童心,才是一种丰满的、富足的精神状态。

周国平在《灵魂只能独行》中所说的:
许多人所谓的成熟,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消亡。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真实自我的发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
 从这个角度来看,成熟是另一种形式的幼稚与天真。所谓的大人模样,是个人适应社会需求的产物。
真正成熟的人,不会轻易把心里的那个小孩丢掉。

我们都是扮演大人的玩偶,把玩偶服脱掉,里面是否依旧是当年那个肉嘟嘟的孩子。


[ 5 ]

朋友面前,我们依然保持着很多年前的幼稚模样,不管我们现在是什么样子。
在爱人面前,我们暂时卸下防备、卸下勇敢、卸下一切不真实的伪装,毫无保留地表达遗憾和痛苦,脆弱得像少女,或者少年。
在父母面前,我们不论心情多么糟糕,都会努力牵起微笑。兴奋地投入他们的怀抱,就像我们曾经做过的那样。
美国一家门户网站曾经发起一项调查,问:你最喜欢和你的另一半做什么?最高票不是逛街,不是旅行,不是看电影,也不是吃高档餐厅... ...

69.6%的人选择了这一项:宅在家里打游戏,躺在沙发上看综艺。这都是小时候爱干的事,最浪漫,最有意思,最有安全感。
我喜欢你,所以想和你一起变成小孩。

大人只是坚硬的外壳,多年前的小孩,才是真正的你。就像上文提到的所有人。

那个爱吃炸猪排,笑得像傻叉一样的我。那个会向父母汇报今天吃了什么的网红。
那个大声说“阿圆欺我”的钱钟书。
那个理直气壮地喊“爸爸做坏事”的阿圆。

当然,还包括一个人。
那个天真的、无邪的、也许会一直纯粹下去的你。

那个永远好奇而浪漫的你。

来源:十点读书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