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书屋 » 情感小屋

这世上能真正伤害你的人,往往是你最在乎的人。

2016年09月13日 09:24:23153

这世上能真正伤害你的人,往往是你最在乎的人。 情感小屋

1,

秋儿在27岁那年认识了凌树,然后就无可救药的一头载进了情网。

其实如果再遇不到合适的,她就真的要被家里逼疯了,或许会随便找个不讨厌的人把自己嫁掉。就像梦洁一样,梦洁是秋儿的闺蜜,也是27岁,不过据说儿子在幼儿园已经换了好几个女朋友了。

秋儿其实不明白女人为什么一定要结婚,但遇到凌树后她明白了,如果结婚真的能拴着一个男人的心,那么她真想马上把凌树拉进洞房。

梦洁在电话里听秋儿用蜜糖泡过的声音说起凌树,直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大笑说,秋儿你矜持点好不好,太快得到的东西,男人都是不知道珍惜的。

秋儿立刻变回原声,用高八度的声音喊道,我等了快三十年了,终于等到一个好男人,当然着急了。梦洁,凌树他真的太完美了,如果你见到一定也会爱上他的,这次你不会跟我抢了吧。

梦洁沉默了一下,不太自然的说,你又来了。


2,

高中时,秋儿和梦洁同时爱上隔壁班的班长。一个看上去风度翩翩又一本正经的高个子男生。

那时的她们相互粘的就像是一个连体人,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眼光完全一样。所以大部分在一起的时间里,她们都在抢东西,抢一件衣服,抢一支口红也抢高个子班长。

最后梦洁胜出,秋儿从此就有了杀手锏。但凡再抢东西,只有秋儿低头委屈的说,喜欢的男生你都抢赢了,这个就不能让让我吗?

百试百灵,这招一出,梦洁绝对举白旗投降。秋儿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没赢,不然多惨。

那时的爱情也许只是一首青春的狂想曲,可有可无。但现在不同,秋儿是真的喜欢凌树,也许喜欢的原因中还有一条是自己已经没有多少青春去等待了。

所幸,梦洁已经嫁到另一个城市去了,虽然长大后她们不能如胶似漆的在一起,但友谊的小船依然很牢固。


3,

凌树除了没提结婚的事外,对秋儿很好。给她买很好的东西,常常抽空下厨煮好吃的牛肉面给她,会轻轻的揉她的头发……总之,他符合秋儿对爱情的所有想象。

秋儿在电话里欢快的说,我要带凌树来见你了哦。其实我也真的想死你了。

许久没见梦洁,秋儿也觉得眼前一亮。曾经天天所马尾的小女孩,如今一头玫红的大卷发,衬的皮肤白里透红,看上去很性感也让人很舒服。

凌树一如既往的给我夹菜,用纸巾擦去我嘴边的油渍,也客气的帮梦洁倒饮料。据说爱情会叫人分泌出一种叫荷尔蒙的东西,它会让对方在你眼里充满诱惑。我在凌树身上,就感受到了满满的荷尔蒙,迷得我花痴的太过明显。

梦洁在洗手间里对我说,秋儿你能不能擦擦口水,我看你的眼神就没离开过凌树一秒,狠不得把他当成一块牛肉几口吞下去。

秋儿作出一付娇羞状,脸红红说真的有那么明显吗?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老天爷终于开眼,分了个极品给我,我幸福的要飞起来了。

你可千万别飞,飞起来我也不会拉你的。还不错,看上去很成熟对你也很好,恭喜你。梦洁一边说一边用手捏我的脸,可秋儿在她的眼睛看到一丝淡淡的伤感。


4,

秋儿和凌树住在了一起,因为有业务所以凌树会常去梦洁所在的城市出差。有几次秋儿想带些东西给梦洁,凌树都拒绝了,他说你不一起去,我单独约人家不方便的。

嘴上不说,其实秋儿的心里早乐开了一片花海。

秋儿和所有恋爱中的女人一样,越在乎就越怕失去。所以她常找理由看凌树的手机,凌树对此一点都不介意,这让秋儿觉得自己太小人之心,但又控制不着自己。

一段时间里秋儿发现有个署名老乡的人经常发短信给凌树,短信里说的全是自己的心事。比如老公如何的不体贴,人生如何的不如意。

秋儿假装不经意的问起,凌树笑笑说老家一个朋友,最近过的不是很好,所以常发短信给他。

秋儿就像贴在凌树身上的膏药一样,如影随形。凌树和朋友一起玩牌,秋儿无聊的玩手机。突然想知道梦洁在做什么,秋儿用凌树的手机拔了自己无比熟悉的号码。

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老乡,秋儿吓的赶紧挂掉,天天拔的号码怎么也会记错,秋儿敲打了下自己的脑袋。

拔了几遍后,秋儿才反应过来,原来如此。梦洁在电话里温柔的问,你又来出差吗?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过来找你。


5,

秋儿把手机还给凌树,一脸平静。

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秋儿搬出凌树的住所,秋儿苦笑一下,我就说嘛,老天爷那有那么好心,那么完美的男人凭什么要留给我。

秋儿拉黑了凌树和梦洁,她不想去追究他们是怎样在一起的。她不想知道他们在一起的过程,一点都不想。

这世上能伤害到自己的人,一定是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所以就算梦洁在背后捅了秋儿无数刀,她也认了,因为这是她无形中允许的。

许久后,秋儿听说梦洁离了婚,和凌树住在了一起。秋儿到是起了好奇心,他们在一起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

秋儿开始约凌树,每次约凌树都会来,那怕是半夜。凌树也讲他和梦洁的事,比如住在一起的磨合,比如和梦洁儿子的尴尬相处。

每次秋儿都笑笑温柔的说,你要好好珍惜梦洁哦。她可是个好女人。

又许久后,凌树和梦洁分开了。当然和秋儿没有关系,因为秋儿已经远远的躲去了很远的城市。

春节秋儿回家,老远就看到梦洁,她看到梦洁开心的笑着对她挥手,就像曾经无数次梦洁在车站接她时一样。秋儿愣了愣神,冷漠的擦肩而过。眼角的余光看到梦洁的窘迫,秋儿的心里隐隐作痛,曾经的深信不疑,如今的物是人非,不过就是经历一个男人而已。

新浪微博